当前位置:河北赵风雄横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影视《打狗棍》热河儿女的抗战传奇
《打狗棍》热河儿女的抗战传奇
2023-01-26

导演:郭靖宇

编剧:郭靖宇

主要演员:巍子、高明、王奎荣、岳丽娜、杨志刚、黑子、于毅、于越

探班时间:2016年8月30日

探班地址:北京怀柔星美飞腾影视基地

出品:北京完美建信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上海亲仁传奇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完美世界(北京)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故事梗概

自幼习武,因在光绪二十五年杀了贩卖鸦片的洋人而被清廷通缉的戴家大少爷戴天理,回到了阔别十三年的热河,让热河另一大家族那家惊天动地。那家大小姐那素芝从小爱慕戴天理,十三年前已有婚约,可现在她就要嫁给马家大少爷“二丫头”了。戴天理试图挽回与那素芝的婚姻,不想带回的养女引起那素芝的误会,那素芝含恨嫁给了“二丫头”;更让戴天理没想到的是,授艺恩师郭大鞭子惨死前给他留了句话,让他清理门户。郭大鞭子一生只收了两个徒弟,就是戴天理和那素芝的弟弟那图鲁。

戴天理无意间得到了一根似木非木、似铁非铁的棍子,便与民间组织杆子帮牵扯不清了,这条棍子正是杆子帮的圣物,打狗棍。

“九一八”事变,戴天理的养女戴若冰组织学生游行被捕入狱;轰轰烈烈的热河抗战打响,日本侵略者用128人的骑兵队伍没费一颗子弹就打进了热河,戴天理用打狗棍号令杆子帮,联合老二婶、那素芝成立抗日义勇军,与侵略者展开殊死搏斗,终被日本正规军逐一围剿,伤亡惨重。

1940年,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岁月里,戴天理再次回到热河,为他的养女主持了刑场上的婚礼,也因此被俘,那图鲁挑断戴天理的脚筋,当街羞辱;戴天理以手代脚,不肯向侵略者低头,他要做一个有骨头的中国人。那素芝联络杆子帮的兄弟,不惜以巨大牺牲为代价救出了戴天理。

马九斤请到了反法西斯的国际友人为戴天理治伤,戴天理又重新站了起来。抗日战争结束之前,为了保护热河文物,他再次回到了热河,再次高举那条打狗棍,唱响了戴家一门忠烈的悲歌。

拍摄现场

刑场上的婚礼

探班当日,虽然已是8月末的天气,但依然酷热难耐。记者一行来到位于京郊怀柔的北京星美飞腾影视基地,还未下车就被喧嚣声吸引,近百名日本兵手端刺刀严阵以待,由若干名群众演员饰演的围观群众已然到位。抗日学生戴若冰(于越饰演)、高镜湖(刘之冰饰演)被绑在柱子人,一场刑场上的戏正欲上演。

据现场的工作人员介绍,当日拍摄的是个大场面的重头戏,参与的群众演员达四百人,还动用一台吊臂摄像机参与拍摄。

这是一场刑场上的婚礼,抗日学生戴若冰、高镜湖即将被那图鲁(黑子饰)处以极刑,千钧一发之际,戴天理(巍子饰演)胸戴大红花,手持一挂一丈多长的鞭炮,昂首走入刑场。鞭炮声此起彼伏,日本兵们闻风而上,但面对大义凛然的戴天理,他们只得举枪为其让出了一条路来。戴天理走上刑台,为两个孩子解开绳索,并大声喊道:“我要为我的女儿举办一场婚礼。”那图鲁见状大吼:“你这是要劫法场啊·”戴天理视若无睹,将身上的大红花披于两位年轻人身上,一场刑场上的婚礼开始了……

整个上午的时间都在拍摄这场群戏,因为人员众多,任何一个细小的环节出错,都需要重新来过。候场期间,于越和刘之冰在愉快地聊天,显然他们并不介意此刻脸上带血的妆容。而导演郭靖宇一边认真地观看监视器里的状况,一边与巍子热络地聊着接下来的镜头。由于天气闷热,在一旁观看的记者们都汗流不止,更何况穿着长衫长裤的演员们,除了不停补妆之外,导演和副导演也在轮流鼓励大家坚持,各就各位,争取用最短的时间结束此场景的拍摄。

刑场上的婚礼在热河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丽正门下拍摄,为了使拍摄场景更加真实且有年代质感,剧组不惜重金大面积搭设实景。经过共同努力,终于在午饭前结束了这场重头戏的拍摄。

导演说戏

郭靖宇:30年酝酿终圆心愿

此打狗棍并非《射雕英雄传》中的丐帮圣物,而另有深意。它意喻图腾,是专打疯狗、恶狗、汉奸狗、侵略狗的打狗棍。剧本开篇这样写道:“用一个人的传奇,讲一讲热河人民永不屈服的历史。热河虽小,在故事发生的那些年代里,她代表了整个中国。”

观众熟悉郭靖宇是因为他的《铁梨花》、《红娘子》等剧,他也因此成为历史传奇剧的领军人物。《打狗棍》依然书写传奇,但与前两者截然不同,它是一部地地道道的男人戏,故事以热河抗战为背景,从1900年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写起,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讲述了热河的 “戴”、“那”两个家族间近半个世纪以来的恩怨情仇,以及以戴天理为首的民间组织“杆子帮”的抗战传奇故事。

《打狗棍》不仅具有曲折生动的故事情节,更描写了起伏跌宕的人物命运,洋洋洒洒写了80万字,预计拍摄70集,可谓鸿篇巨著。这部剧从酝酿到问世,郭靖宇前前后后思索了近30年。 “这个戏,从头到尾只写两件事,这两件事也可以说是一件事,就是反对外来侵略的,在抗战期间,热河人民经历过最艰苦的时段。在热河的兴隆到卧牛山之间,建了千里无人区,这千里无人区是和南京大屠杀一样的惨烈,我外公的三个叔叔像刘胡兰一样被铡了头,我外婆那时才19岁,她夜里从封锁区跑出去把三个人头和身体缝在了一起,并挖了三个坟包把他们埋了。这个画面给了我深深的震撼。而我母亲就出生在这段最艰苦的岁月里,小的时候,她经常给我讲外公以及先辈们抗战的故事,对我影响极深,那些鲜活的人物经常活蹦乱跳地在我眼前出现,甚至与我交流。许多故事都在我心中存了30多年,让我牵肠挂肚,不吐不快。18岁时曾经尝试写过这个故事,但因不满意而搁浅。”而真正要把这个埋藏于心的故事拍成电视剧,源于一次在重庆卫视录制节目,题目是“说出你心目中的英雄”,于是郭靖宇讲了上面那个关于外婆的故事,下了节目以后,重视庆卫视的台长拉住他说,这个故事可以拍成电视剧。

这个提议又燃起了郭靖宇的热情,开始筹备剧本。现在的版本是戴俊卿先生的初稿、肖绍权先生的二稿、家乡承德抗日战争的历史以及儿时母亲讲的故事相结合而成,终于完成了他心目中荡气回肠的年代史诗巨制。

作为全剧的灵魂人物,戴天理的戏分很重,从三十几岁一直演到七十多岁,几乎贯穿一生。郭靖宇选择了老搭档巍子出演,甚至在三年前刚拍完《铁梨花》时就跟他邀约好,“你不许老啊,戴天理就你最合适。” 郭靖宇表示,戴天理的一生很传奇,是热河人民的精神领袖,后来他被日本人挑断手筋脚筋,但他仍然不屈铮铮铁骨,像孙膑一样用双手撑着走路。为此巍子还在家里经过多次刻苦练习。“巍哥已经扮演了很多让观众记忆深刻的角色,但这一次的《打狗棍》一定会让他绽放出更耀眼的光芒。这部戏选的每个演员我都非常满意,也都是最符合剧中人物的。”

讫今为止,《打狗棍》是郭靖宇拍摄的投资最大的一部电视剧,投资额约1.3亿元,如此巨大的投入除篇幅原因之外,制作上的精益求精也体现在了拍摄的每个环节中。为了更好地展现热河的历史风貌和风土人情,剧组在京郊某影视城复制了承德的丽正门、三道牌楼等建筑,甚至连山里的庙都自己搭,因为这样可以使庙和山及树木的融合是更好。此外,仅群众演员就超过四万人次,置景费高达数百万,服装几千套,希望通过这样的精良打造给观众呈现国内最高水准的电视盛宴。

“高满堂老师说过一句话,不舍把力气捆不住猪。电视剧如果不舍把力气拍没有电视台会给你想要的钱。一般来说只要你舍把力气拍好了,把该放到生产电视剧里的钱投入了而没拿回家去,电视台自然会给你想要的钱。”郭靖宇对于自己的作品有相当信心,此剧早已被安徽、北京、山东、天津四家卫视用高价买下首播权,预计明年10月播出。相信《打狗棍》将成为郭靖宇一系列传奇佳作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部巨制!